《三字經研讀》第六講

三光者,日月星

三才者是講天地人。我們小朋友們從小讀書的話就知道,我們人在天地之間,人可以跟天地相比,天是大公無私的來供給大地上萬物生長,大地也是如此,所以天地有好生之德,它是不問任何人、任何動物、任何花草樹木,都是來讓這些萬物都能夠生存發展,我們人在天地之間,是萬物之靈,所以我們要學天地這樣無私的來對人、對一切事物都要求其貢獻,講三才是這個意義的。

今天講的三光者,三光者指的是什么,就是日、月、星。日就是太陽,月是月亮,除了太陽、月亮以外呢,還有天空里面很多星辰,現在天文學家有講,天空里面很多這個星球,這個是,我們要知道這個什么呢,太陽、月亮對于我們人地球上關系最密切,我們地球上所得的這個陽光,就是從太陽來的,夜間黑暗的時候,有月亮在那照明,所以這個對于我們不但是人類、對于萬物都有非常重要一個作用的,至于這個星辰,星辰啊,也是一樣,就是在夜間,沒有月亮的時候,有星很多星,還是可以對地面上也有一些照明的作用,這是在天上的,這是講這個三光?,F在的人研究天文學,古時候也是講這個,講這個三光,講這個日月星,就拿這個日月星做一個代表而已,因為這三類,對于我們地球上的這個萬物,這個日常,就我們人類來講,日常生活關系最密切,我們少不了這幾種天上的這種這所謂三光。除了我們人類以外,其它的各種動物、植物,也都少不了這個天文,這非常有關系的。研究三光,除了現在這個一般天文學家研究太空里面這些星球以外,我們中國過去研究這個三光,他還是幫助我們,觀察這個天空與我們人有密切關系,什么密切關系呢,日月星辰,比如說有日蝕、月蝕的時候,天氣有變更的時候,天空里面的星啊有發亮的時候,有被云層遮蔽起來的時候,這些天文的這個現象,古時候研究天文的人,他把這些與我們人世間,人事上面有很多這個關系加以研究,研究什么呢,我們中國文化都是講,萬物都是我們人生的這個心理的一種反應出來的一種作用,那是說我們這個人類有什么樣的心理,反應在外面的這個自然界,它有那些現象,就拿這個三光來講,日月星辰它是正常的在那里運轉,如果有運轉得不正常,古時候專門研究天文的那些專家,他就知道,我們這個一般的人心,尤其是那個時候在位的那些天子、各國的諸侯,因為這些在位的人,他們的這個影響力非常大,所以他們心理,以及對世間的教育、政治是符合理想,或者是有缺點,這個是往往從天文上面可以看得出來,從這方面研究的話,那就可以說,不是像現在純粹的研究天文學,只看看氣象,不僅僅是如此,他有很多的研究的意義在當中,像這些情形,我們做家長的人、做學校老師的人,教兒童們讀三字經的時候,就要把這個意思向他們講解。

三綱者君臣義父子親夫婦順

這是講人事方面,三綱是什么呢,三綱是一個有系統的一種綱領,這個綱領,它是一個建立起來,一些事情就有秩序,不會亂的,這個綱領就我們人類來講,有三種,三種什么呢,下面就講君臣義,父子親,夫婦順這個三綱。所以有這個三綱,根據漢朝那些讀書的人,就是儒家,那些儒家共同的做了一本書叫做白虎通,白是顏色,黑白的白,虎就是那個老虎的虎、猛虎的虎,通是交通的通,寫的一本白虎通里面,白虎通就講這個三綱,一個是君臣,君是臣子這個綱;在家庭里面,父子的關系,父子就是父是子之綱;家庭里面最基本的結構,就是夫婦,夫婦呢,就是夫為婦之綱。

為什么有這個三綱呢,既是有綱的時候,他就舉出三個相對待的關系,相對待的關系啊,君臣是在家族以外的,就是在政治方面,在政治方面:君臣,上下的關系,君臣,君在這個朝庭里面,他應該是以他為主體,他是統領朝庭里面大小臣子,他是臣的綱領;這個父子,在家庭里面,父子也是這個上下的關系,家庭里面以家長就是父親,因此有父,父做子的這個綱;這個夫婦是平等關系,有人講夫妻,妻是當這個平等的、整齊的齊字講,夫妻就是夫婦兩者是平等,雖是平等的時候,也要有個綱,夫做這個婦的綱。這個綱注意一個字叫做“正”字,正正當當的,這個君臣,君在朝庭里面做臣子的綱;那就做君主的就要一切公正,沒有一絲一毫自私自利的那種作為,他所思考的,他所做的一切事情,都是為公,做天子的,就是為天下人來做事情,做國君的就要為全國的人做事情,所以不為自己,所以這是君,君臣義,這是君要守住這個正義。這個父子呢,父在家庭里面,也要有個正,也要守這個正字,父在家庭里面,他要盡到父親一個對兒女的一個慈愛的這種一個責任,也是一個本份,盡到慈愛而且如果說有幾個兒女,對于這個長子也好,中間的幾個兒子,這個小的,最小的兒女,都要一律公平的,來愛護自己的兒女,不能夠有任何有所偏心的,這個為什么呢,就過去一般人的,免不了做父母的人,有的人或者對于長子特別愛護,或者到最后對于最小的兒子也特別愛護,往往有這些情形,或者是呢,偏于對于男孩子重視,不重女孩子,這個都是不對的,所以父在家里既是做為這一家之綱,做子女之綱,他就要公正的、平等的,把自己的做父親的這種本分,這個主持在家庭里面這個家正,所以要守這個正字;對于夫婦,固然夫妻之間是平等的,但是在平等之中,總要舉出一個人來做一個代表,這個代表那么就是夫啦,夫也要守住夫的一個正字,譬如說現在,那當然一定說是這個夫妻都是平等的,其實就中國古代文化也是這么說的,夫妻這兩個字,妻是什么,妻是跟丈夫是平齊的,既是是平齊的話,舉出夫來做代表,夫代表什么呢,代表也是一個正字,丈夫要求妻子,守住妻子的這個本分,妻子呢,也要求丈夫,守住丈夫的本分,這就是從周朝定禮,定的這個婚禮,就是這樣要求的。不過這個國家,按照禮是這么要求,但是就個人修養來講,就夫妻雙方面個人修養來講,無論是丈夫,或者是妻子,不需要要求對方,只個人要求自己盡到自己本分,個人盡到本分的話,就丈夫來講,他自己首先做一個示范,做一個正字,是一個示范,這是三綱。這個三綱建立起來,家庭里面,從夫婦到父子、兄弟,這個家庭里面,所謂齊家,這個齊家一定是這個倫理,一切都上軌道,都一點其它的錯誤的,或者是紛亂的事情都不會發生。

在外面君臣,君臣啊,只要這個政治、教育,君主做一個示范,君主正了,臣子自然就正了,君臣都正的話,天下、國家、一般老百姓,當然也跟著學了,一切都那么公正,所以講三綱,講中國文化,三綱在人事上面,就要強調這方面的意義。這還是只是就我們一般人所了解的,人與人之間這種秩序、綱領這方面講,如果深一層研究的話,守住這個綱領,不論是那一方面的人,這個三綱,就包含了這個五倫,這個君臣,講君臣,在這個社會上這個朋友,就自然就包含在當中,家庭里講到父子、夫婦,自然就包含兄弟在內的,這就是五倫的關系。五倫的關系,只要任何一方,都守住這個綱常,綱常就是這個三綱,無論在古時候,以及到了后代,甚至于我們到現在,現在我們提起來,這個三綱好像與現在這個時代啊,用不上了,實際上呢,還是缺乏不了,有這個三綱,家庭秩序、社會秩序、政府的秩序,都是完美無缺,不需要這個法律來規范的,它在古時候就是一個禮,用禮樂來規范,禮樂規范的話,禮樂講到最高的境界,那就是進入到我們心靈的那個領域,進入到心靈的領域,那就是可以往學成圣人、賢人那個路上去走了,所以我們修道的人,要了解這個三綱,除了是了解它在世間人類社會、家庭,它有建立完美的秩序,家庭、社會都不會亂,除了這個以外,最重要的我們修道的人,就從這個一切都有規矩,有這個秩序,幫助我們這個修道的人的心理,從這個有秩序這個方向去用功夫,他自然心理就不亂的,心理不亂的話,他就有發生定力,有定力的時候,他就會一步一步的開發自己的智慧,所以這個綱領,就是講這個三方面,實際上就包含五倫,我們人在世間,任何一個人,這個三綱,看我們處在那一個地位,我們都要盡到那一方面的應盡的本分,這就是從世間一般的秩序,就是進入到我們修道的人那種規矩,那種幫助我們有定力、開智慧,三綱到這里,我們研究的話,自己要從上面,從這里用功夫,就從自己在家庭里面開始,然后到社會上,處處守住這個所講的這個綱,自己一開始做,就有效果,有了效果自己就有信心,那我們在世間跟人家來往,在世間做任何事情,那這境界馬上就轉變,我們這個心理,始終就是不會亂的,心理不亂,那就是一切的理性就自自然然的、時時刻刻的在那起作用,我們做事情一切從理性上去,來發揮它的作用的話,那我們在世間做事情沒有障礙,修道也沒有障礙,所以這個是自己一開始做,就會體驗出來。下面是講天時了,天時是講四時的。

曰春夏曰秋冬此四時運不窮

這是講一年有四季,四季呢,就是春、夏、秋、冬,季是什么呢,一季三個月,春天有三個月,春天三個月有三個字做代表,正月叫孟春,孟就孟子那個孟,孔子、孟子的孟,孟春,二月叫仲春,仲就是人字邊加一個中字,三月呢,叫季春,季就是四季的季,春天有孟仲季三個月;夏天也是,四月叫孟夏,五月仲夏,六月是季夏;秋天、冬天也是這樣,都有孟仲季三個月;合起來就是一年十二個月,這里把它這個十二個月,簡化為四時,春、夏、秋、冬,四時來講。

四時怎么定出來呢,我們中國在古時候,四時無論是那一個朝代,這個朝代開始的時候,他要建立他這個朝代一年的正月,是在那一個月做他的正月,這個從過去五帝時候就有了,不過到五帝時候來講,時間很遠,我們就從這個三王開始,三王就是夏、商、周三代。夏朝他從那里開始呢,我們把這個,現在大家都有鐘表,鐘表你看鐘表圓圓的一個圓圈,從中午十二時,往右邊這么轉,十二時過來,就是一時、二時、三時、四時、五時、六時,六時就跟十二時正面相對的,六時、七時、八時、九時,九時與三時又相對,九時過來,十時、十一時、然后又回到十二時,我們記住鐘表十二個時辰,十二個時辰的時候。在古時候講天干、地支,天干、地支,地支就是子、丑、寅、卯、辰、巳、午、未、申、酉、戌、亥。子從那里開始呢,就從十二時,子時開始,丑就是一時,寅就是第三時,第三時,然后就轉過來,轉到午時,午時就是第六時,午跟子是正好相對的,然后又往這邊轉,未、申、酉,酉就是跟卯時相對的,然后酉、戌、亥,我們就把這個十二時辰,與十二個月,把它關系位置定好了,定好了之后。這個三代講正月的話,正月的話:夏朝是從寅時開始,商朝是從丑時開始,周朝是從子時開始,這個三個時辰,我們后來的時候,雖然周朝是從子時,拿子時當正月,到后來一直到現在,我們的農民歷,還是正月是建寅之月,所謂建寅之月這個建字,就指的天上那個北斗星,北斗有七個星,七個星第一至第四,那四個星是斗杓子,第五到第七叫斗柄,當這個斗柄的時候,斗柄指向,天空那個北斗七星,那個斗柄指在,就這個時來講,指在這個寅時的話,那就是正月了,就叫做建寅之月,所謂建字呢,就是北斗斗柄指向那一個月,那就建,就是拿個建字來講,因此夏朝是建寅之月,我們現在就是用農民歷就是用建寅之月,為什么用建寅之月呢,建寅之月這個正月,從正月開始天氣逐漸逐漸就暖和了,然后從正月、二月、三月,天氣就是春三月,正好符合農作的耕種,一年的這個時節,正好便于農作,因此就是取夏朝的建寅當作正月。春、夏、秋、冬,四時定了之后,當這個正月,就是在這個建寅之月,然后從正月、二月、三月這個時候,春三月萬物生長的時期;到了夏天,生長得更是茂盛,就是斗柄指在南邊;到秋天的時候,北斗的斗柄指向西邊,這是萬物收藏的時候;到了冬天,斗柄就指向北方了,萬物開始一切都是儲藏起來,這叫做四時,四時就是春、夏、秋、冬四時。

春天過來夏天,夏天、秋天,秋天到冬天,冬天接著又是春天,叫做此四時,運不窮。運就是四時在那里運轉,四時在那里循環,循環就是我們把天空里面,就像北斗的斗柄順著一年十二個月,按照鐘表的那個圓圈,我們這樣觀察推想,那就是循環在那里不斷的運轉,不斷的運轉,有寒、有暑、有春秋兩季的溫暖的時候,研究這個四時,它有很多含義在當中,我們教兒童、教學生,除了講四時這種變化之外,可以再講解中國文化,藉種種的世間的事務,來代表很多的含義,這些含義當家長的、當老師的,就可以隨著兒童們的年齡到什么程度,他理解到什么程度,隨時都跟他們講,講到淺近的時候,我們了解春夏秋冬這個四時,這個氣候不同,我們現在在臺灣還感覺到,不那么明顯。在這個大陸,春夏秋冬尤其是在中原地帶,四季分明的,就拿個穿衣服來講,春天呢,穿的是雙層的衣服叫夾衣,夏天穿的是單衣,秋天又跟春天一樣,秋天穿的是夾衣,到了冬天穿的是棉衣,普通人家穿的棉衣,富貴之家就穿皮衣,這是四季穿的衣服不同,既是穿的衣服不同;一般人對于自己的飲食起居,春天應該吃那些東西,秋天應該吃那些東西,都是講究的,講究飲食衛生,都要注意的,不說別的,就拿這個我們喝茶,在內地那個燒開水,燒開水這個泡茶來講,那我們在臺灣,燒開水用電,或者用瓦斯燒開水,這在古時候,絕不敢用這個火來燒開水的,古人講究什么呢,用這個文火,所謂文火,文就文武的文,武火是烈火、猛火,這個文火是用什么呢,用這個草,干草,曬干了那個草、那個樹葉子這一類的,再稍微,火再深一點用那個材,用那個木材、或者是木炭,就拿木炭來講,它也有分類的,那一種樹木的燒成炭,那一種炭,它燒出來那個火的力量,有弱的、有溫和的、有猛烈的,這都不相同的,舉這一條來講,那古時候,講究這個衛生之道,燒開水、泡茶是這樣,煮飯、燒菜、炒菜用的什么火,都是都要講究的,這還是在生理衛生方面來講。

講到這個心理、人事上面,往往拿這個四時的氣溫來比喻,來比喻人世上,所謂世態炎涼、人情冷暖,這就是拿春夏秋冬四時的氣候,來探試、觀察一個人的心理,這個春夏秋冬,在三字經里面,只是把這個四時名稱提出來,然后再講到四時運轉不窮,我們要告訴小孩子、告訴學生,注意這個運不窮,運轉沒有一個窮,窮就在那停止了,不會停止的,春夏秋冬就是天氣這個寒暑,這個一年四季來回運轉,沒有一個停止的時候,如果有停止,或者不是停止,氣候有轉變,轉變什么呢,這在禮記有一篇月令,月令是根據呂氏春秋來的,呂氏春秋是呂不韋,請那些大儒來作的一本書,叫呂氏春秋。呂氏春秋就是把一年十二個月,開頭每個月應該做那些事情,都說得清清楚楚,后來漢儒編這個禮記的時候,就把那個呂氏春秋,十二月的這個月令,就把它編在禮記里面叫做月令,月令里面把十二個月,每個月應該做那些事情,也說得清清楚楚,這個配合自然的氣象,我們人事上面在什么時候,應該做那一種事情,我們講究修養的時候,人的這個心理,受氣候的影響很有關系的,天氣炎熱的時候,人的心理容易煩躁、容易發脾氣,到了冬天寒冷的時候,心理往往容易低沉,消沉的時候,往往容易引起那種情緒,春天有一個生發之氣,秋天往往這個心理慢慢已經在轉變了。所以這個四時的氣象不同,我們人的心理的情緒,也跟著在轉變。古時讀書的人,學儒家的這個老儒,他把四時的氣象明了,自己要掌握自己的情緒的話,也要了解,到什么時候,自己知道要提醒自己,不要無緣無故的起了一種情緒化,就是與人家有來往,發生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,有什么爭執的時候,了解在什么時候,自己要特別要警惕了,所以這個是四時這些不同的氣候,就個人修養心理,到這個生理,有種種的都要注意的,整體的人事上來講,這個人、國家、社會一種氣數,天下興亡、盛衰,也都是跟這個氣象一樣的,四時運轉不窮的,盛極必衰,衰過之后,有轉吉的時候,懂得這個道理,也自自然然的也了解,所以讓小孩子們學什么呢,一步一步了解這個意義的時候,他就覺得這個學問,有很多興趣。

聯系我們

聯系我們

在線咨詢: QQ交談

郵箱: [email protected]

落實弟子規,做好中國人!
關注微信
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

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

返回頂部
七星彩开奖直播